孤独的潍坊保龄球

说起保龄球,在很多人印象里这是一项高贵烧钱的运动。在我市,保龄球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健身项目,但有那么一小拨热衷于保龄球运动的球友,盼着这一项目能够扩军扩容,能有更多人加入他们的圈子。12月4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刘兵接触到了保龄球。2002年,32岁的他想找个适合自己年龄的运动玩玩。正巧市区一家保龄球馆组织活动,朋友拉他一起去,说可以免费打保龄球,刘兵决定试试,没想到打了几局,就上手了。

虽然保龄球好学易打,但刘兵也曾打到绝望过。从摸球开始,他学得一直很顺利,打到140多分时,遇到了坎,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始终突破不了这个分,球总打到沟里,他试过各种打法都不成,“难道水平就这样止步不前了?”他在心里问自己,那段时间他近乎绝望,一度想要放弃,但他最终坚持了下来,现在能打到190分-210分之间。

今年的全省锦标赛上,刘兵捧回了个人金牌、精英赛银牌和团体第六名,跟一些球友聊起自己的成绩时,他说有偶然也有必然,偶然是因为自己临场发挥好,必然是因为他打的比赛多,以赛代练易出成绩。

说起比赛,刘兵今年跑了十余趟济南,而且常是一个人,拎起球包说走就走。他说,有些比赛奖金很少,甚至不够自己参赛的费用,别人觉得奖金少就不去了,可他不这样想,他看重的不是奖金,而是享受比赛的过程,“正是因为有执着的付出,才会有现在的成绩。”刘兵说。

刘兵打保龄球12年了,他刚开始学打保龄球那会儿,位于城区胜利西街的北海保龄球馆刚拆,“在那之前的保龄球馆可以用火爆来形容。”刘兵说。北海保龄球馆拆了,没有球馆了,本来聚在一起打球人的也散了,当时全国大形势也使打保龄球的人越来越少,这个项目在潍坊变得小众起来。

据了解,目前城区只有三家保龄球馆,富际俱乐部保龄球馆有12条球道,金融大厦保龄球馆有8条球道,位于市奥体中心的球馆更适合初学者。“球馆就这些,就算有再多的人打球,也没地方可去。”市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吕勇刚告诉记者,目前城区经常打保龄球的不足50人,至于球馆里的散客有多少,他们也没有统计过。

受制于球馆有限,保龄球运动这个圈子一时扩军困难,但另一个限制因素是健身成本。吕勇刚告诉记者,市保龄球协会与两家球馆协商,把费用定为一年2600元,不限时间和次数,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协会会员打球的时间和热情。

为了扩大保龄球运动的圈子,吕勇刚等人在球馆打球时会注意观察散客,看到有兴趣的,就主动上前聊球,把他们拉到圈子里来,还帮着新人跟球馆协调打球价格。吕勇刚说,初学者往往因球易掉进沟里而丧失信心,目前各球馆并没有专业教练,他们很多时候会客串一下义务保龄球教练的角色。

打保龄球可以锻炼全身各部位的协调性,打一局来回助走100多米。除了锻炼身体,保龄球比的是心理素质和临场发挥,是自己战胜自己的运动,从助步到出球前,需要调整呼吸,心无杂念,瞄准目标,在出球的刹那,突然爆发,这就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也是好多人之所以能坚持十多年打保龄球的动力。

多位球友告诉记者,保龄球偶然性很大,不像其它竞技球类,练得时间越长,技战术水平越高,一个新手和老手不可同日而语,保龄球则不同,有可能打了很短时间的球友会把打球多年的冠军挑落马下。“不管身体的强弱,只要通过努力均可获得高分,能够培养和增强人的自信心。”吕勇刚说。

“保龄球不受年龄和性别的限制,只要想打都可以。”吕勇刚说,2012年全国比赛上,有一位60岁的选手,刚刚打保龄球一年的时间,就拿到了全国第六名。

据了解,目前全省保龄球运动的发展,济南、青岛位居前列,潍坊紧随其后。近几年,省里已开始重视保龄球运动的发展,从今年1月份起每月都会组织全民健身保龄球比赛。目前保龄球在潍坊还是小众项目,圈子不大,市保龄球协会也盼着能扩军扩容,他们想自己筹建一个专业球馆,建16条球道,这样便可以承办部分比赛,以此来带动保龄球运动这一项目的发展。文/本报记者齐英华图/本报记者张驰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