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和胆识:太平洋上两小时的战斗使这名海军上尉成为传奇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很多的英勇士兵,但很少有人能超越这名约翰斯顿号驱逐舰的船员。1944年10月25日上午,在萨马海域的战斗中,约翰斯顿号海军驱逐舰在武器和数量上都处于劣势。

尽管面前是一堵钢铁之墙,但约翰斯顿号的战斗还是非常激烈,以至于日本水兵误以为它是一艘重型巡洋舰。船长欧内斯特·埃文斯(Ernest E. Evans)知道,为了保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将军在菲律宾的登陆,他必须冒一切风险。虽然埃文斯和约翰斯顿号都没能在这场战役中幸存下来,但他们的战斗后来被称为美国海军最辉煌的时刻之一。

历史学家塞缪尔·艾略特·莫里森(Rear Adm. Samuel Eliot Morison)在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海军行动史》一书中写道:“在整个历史上,美国海军在任何交战中,都没有比在萨马岛附近的7点30分至9点30分这两个上午,表现得更英勇、更有胆识和更有魄力。”

如今,在约翰斯顿号沉没近77年后,它的残骸在它最后战斗的水域近4英里(约合4公里)处被发现。在两万英尺深的地方,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深的沉船。虽然这艘沉船于2019年首次被发现,但它的身份一直没有得到确认,直到它的船体编号557被发现。这一发现也代表了在战斗中牺牲的186名船员的最终安息之所,超过了该船总数327名船员的一半。

“作为一名美国海军军官,我很自豪能帮助让约翰斯顿号、船上人员和遇难者家属的情况变得明朗,”领导此次沉船识别任务的退休海军军官维克托维斯科沃(Victor Vescovo)在一份声明中说。

这一发现也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讲述萨马岛战役的历史,那场战役的残酷程度,让美国水兵在10月的那一天的早些时候感到意外。日本帝国海军在菲律宾中部的莱特岛进行最后一击,以击败盟军船只。根据美国海军对这场战斗的官方报道,在一次突然行动中,一支由四艘日本战列舰、六艘重型巡洋舰、两艘轻型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组成的重型特遣部队,进入了美国防卫薄弱的莱特湾地区。

当两支舰队在10月25日凌晨相遇时,“约翰斯顿”号率领它的两艘驱逐舰“海尔曼号”和“霍尔号”进入敌人的炮口,“约翰斯顿号”击毁了一艘日本重型巡洋舰。虽然约翰斯顿号本身也被6英寸和14英寸的炮弹严重损坏,但对日本军队的心理打击使这一努力非常值得。

专家卡斯滕·弗里斯(Carsten Fries)在为海军历史和遗产司令部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三艘美国驱逐舰坚定而积极的攻击,再加上持续不断的空袭,证实日本副司令栗田武夫的错误评估,即他正面临着一支强大的航母特混舰队。随后美国的第二次鱼雷攻击,加强这种印象。”

弗里斯写道,当时的情况“就像混战一样”,美国和日本的军舰走之字形,用炮和鱼雷互相攻击。但是约翰斯顿压制了这些炮火,以至于日本水手认为它是一艘重型巡洋舰。

随着战斗的激烈进行,约翰斯顿舰使用完了所有的鱼雷,因此转而向日本巡洋舰发射了127毫米炮。美国驱逐舰不知怎么地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船,但此时约翰斯顿已经只能靠一个引擎蹒跚而行。随后日本驱逐舰集中火力攻击这艘受损的船只,使其在海中沉没,最终埃文斯在上午9点45分下令弃船。虽然约翰斯顿沉没了,但帮助拯救了派往入侵菲律宾的美国登陆部队。

小罗伯特·j·施内勒(Robert J. Schneller, Jr.)在为美国海军历史中心(Naval Historical Center)撰写的一篇博客中写道:“埃文斯的努力,以及其他美国驱逐舰和飞行员的进攻……让日本人相信他们面对的是更强大的力量,并导致他们掉头离开。

考虑到约翰斯顿的船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一个经常因为他是印第安人,而歧视他的国家,这场战斗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由于他那天的英勇行为,欧内斯特·埃文斯中校被追授荣誉勋章,成为美国海军中第一位印第安人,也是二战中仅有的两名获此殊荣的驱逐舰舰长之一。施内勒写道,埃文斯出生在俄克拉何马州,是一个穷苦的切罗基人,他“克服了看似不可能的困难”和对印第安人的强烈偏见,最终成为一名海军军官。埃文斯从一所几乎全是白人的高中毕业,加入了国民警卫队,转到海军服役,在没有政治影响的情况下,获得了海军学院的录取,并以1931年的成绩毕业。12年后,埃文斯告诉约翰斯顿号上的部下,他期待着大家同样出色的表现。

尽管埃文斯言辞激烈,但他从未勃然大怒过,也很少因为下属表现不佳而在其他人面前责备他。而当日本军舰的上层建筑出现在莱特湾的地平线上时,埃文斯没有等待命令就下令用鱼雷攻击敌人,尽管只剩下两个小时的燃料。

“全体人员到总舱去。准备攻击日本舰队,”埃文斯说。“所有引擎开始制造烟雾,为鱼雷攻击做好准备。左满舵。”

在后来的战斗中,埃文斯看到日本人已经瞄准了护航航母甘比湾号,他接着发出了被约翰斯顿的炮兵军官罗伯特·哈根中尉称为“我所听到的最勇敢的命令:开始向那艘巡洋舰开火,把火力引向我们,远离甘比湾”。

虽然甘比湾号沉没了,但这一努力进一步凸显了埃文斯和他的船员们的英雄气概。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